伊斯蘭流域

關於部落格
本部落包括伊斯蘭相關文章、站長的旅遊日記、以及站長所編輯翻譯的書籍介紹。另外亦提供伊朗主要語言─波斯語翻譯、以及阿拉伯語和亞塞拜然語的口譯,歡迎有需要者留言。
  • 1495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再論鹹海(Aral Sea)

關於鹹海悲劇最令人驚訝的一個事實就是:它的乾涸一點都不出人意表。前蘇聯的經濟計劃者榨乾注入鹹海的河水來灌概新開墾的棉花田,他們早已預期了鹹海的乾涸!他們還曾經想要建築渠道把西伯利亞的河水也引過來灌溉棉田(而非為了拯救鹹海),以進一步擴展棉業。他們要不是真得不曉得榨乾這個全世界的第四大湖會破壞整個地區的氣候和生態(因此也沒有告知當地居民其中的嚴重性),就是根本漠不關心。

鹹海的水主要來自發源自天山山脈的錫爾河與發源自帕米爾高原的阿姆河。在五十年代時,這兩條河每年注入鹹海的水量平均為55立方公里;當時的鹹海水面廣袤,南北長400公里,東西寬280公里,面積為66900平方公里。所有檔案都描述當時的鹹海水質清澄純淨,有天然的沙灘和豐富的漁貨量(每年可以生產兩萬噸的漁貨),也因之造就了莫伊那格和阿拉斯克這一南一北兩個大漁港。南北兩岸甚至有渡輪來回接舶。在過去,阿姆河與錫爾河所沖積的地區,河、湖、蘆葦、沼澤及森林交織其間,是動、植物生態景觀豐富的寶地。

然而,隨著前蘇聯的中央經濟計劃者決定大肆發展烏茲別克、土庫曼及哈薩克地區的棉業,一場環境的大浩劫於焉展開。實際上在六十年代,阿姆河與錫爾河早已供應了約莫五萬平方公里的棉田灌溉用水,而鹹海在當時的灌溉模式下仍然存活著,也因之予人一種「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錯覺。但是後來新開墾的棉田多半是在更乾旱的沙漠中,為了灌溉,人們挖掘了數不清的渠道引水,這些渠道都沒有任何遮蔽措施,全然地曝露在烈日之下,水的流失量大增。從19601980年間,棉田的灌溉區只增加了20%,但河水的汲取量卻較從前增加4590立方公里不等。黑沙漠(Karakum)的渠道可以說是全世界最長的,這條大老遠地將阿姆河的河水引至土庫曼南方的渠道,每年帶走14立方公里的水,而這個量幾乎是阿姆河過去注入鹹海之水量的四分之一。到了八十年代,鹹海每年的受水量已比五十年代受水量的十分之一還少!

就這樣,棉業興起了,但鹹海卻沈淪了!從19661993年間,鹹海的水平面已下降了16公里不止,而其東岸和南岸也已往湖中央內縮了80公里。其蓄水量減少了75%,面積則縮小了一半。1987年,鹹海正式分裂成南大北小的兩個湖,這兩個湖各自接受阿姆河或錫爾河斷斷續續的注水。

莫伊那格與阿拉斯克這兩個南北大港也隨著鹹海的衰亡而沒落;人們曾試圖維持這兩個港口間的航線,但八十年代時便放棄了努力。如今,這兩個港口皆距離鹹海有水的地方40公里,生鏽的鐵殼船擱淺在沙堆中─那個其原先停泊的位置。

鹹海乾了,生態自是難逃一劫;由於失去了可以孵育和棲息的地點,1985年時,最後二十種原生種的魚類在鹹海絕了跡,留下鹽份升高、殘餘著殺蟲劑、脫葉劑及化肥成份的湖床沙土。鹹海中唯一倖存的魚是來自黑海的一種比目魚類的外來魚種(另外錫爾河口與沖積地區仍存有極少數的原生比目魚種)。曾經倚賴鹹海為生的六萬漁民也紛紛搬離了莫伊那格與阿拉斯克。至於鹹海周遭的陸生動物,原有的173種中,如今也僅存38種。

鹹海的縮減亦導致其周圍土地的荒廢。到鹹海附近的任何一個地方拜訪,都只是去見證經歷這場夢魘的枯竭城鎮、土地及人民。尤有甚者,當地居民業已開始談論新的沙漠─白沙漠(Akkum)的形成,他們只能眼睜睜看著白沙漠加入紅沙漠(Kyzylkum)、黑沙漠(Karakum)的陣營之中,一步步蠶食著他們的土地。

鹹海周圍的氣候也改變了:空氣變得更乾燥,冬天變得更冷更長,夏天卻變得更熱。五十年代時,一年中不下兩的天數約為3035天,然如今卻攀升至120150天。沙塵暴將裸露的湖床上的鹽和沙土捲至幾公里外,這意謂著沙土中的化學殘留物也因此被帶到人們所開墾的土地上。從19661985年間,阿拉斯克每年平均都要遭受65次的沙塵暴,而這對人體健康和農業無疑都造成極大的的損害。

在農業上,土地的鹽化是最大的問題。除了沙塵暴所帶來的鹽份,不當的灌溉設施也導致河水在到達棉田中途即應過度蒸發而鹽份增高。1994年的Newsweek週刊即報導:中亞的棉業實際上已開始消退,因為現在的土壤已經鹽化了。

對人體健康的傷害不啻是更嚴重的問題。沙塵已成為當地居民呼吸疾病、咽喉及食道癌的元兇,不潔的飲水也引發傷寒、副傷寒、肝炎及痢疾等病的感染。此外,棉田間大量施用的農藥與化肥,也滲透到灌溉的水之中,再隨著渠道進入阿姆河與錫爾河;而這兩條河又恰好是居民飲水的主要來源。在前蘇聯時期,鹹海周圍地區是死亡率和嬰兒死亡率最高的;在黑卡帕克地區,十個新生兒中就有超過一個會早夭,而出現畸形兒的機率也很大。在黑卡帕克的首府努庫斯,孕婦普遍貧血,以致胎兒不健全的情況經常發生。在阿拉斯克,結核病也很普遍。

鹹海的原名是”Aral Tenghiz”,意為「多島之海」。其中的Barsakelmes島(有去無回之地)曾是賽加羚羊與罕見的亞洲野驢的自然保護區,但如今已因過度乾燥,再無動物在上頭生存。另一個島─Vozrozhdenia的命運又更加可悲了。前蘇聯把這個島作為生化武器試驗的場所,當地居民指控這個島上的試驗在八十年代導致大批賽加羚羊的死亡,同時亦對人體健康造成難以彌補的傷害。而諷刺的是,蘇聯給這個島的名字─Vozrozhdenia,竟是重生之意!

為了拯救鹹海,中亞每年都召開多次的研討會,擬定各種方案,成立許多研究小組。當地人最常說的笑話就是:如果每個來拜訪鹹海的科學家都帶一桶水來,鹹海乾涸的問題早就解決了。而關於如何拯救鹹海這個議題的重點,也從如何恢復鹹海原貌,到如何維鹹海現況的穩定,到現在,則變成如何維持鹹海周遭現有環境的穩定。由此可見出人們對如何拯救鹹海,其實還沒找出一個長遠之計。

若要使鹹海恢復原貌,阿姆河與錫爾河的灌溉系統必須停止運作三年,亦即至少必須將兩條河的灌溉量從七萬平方公里減到四萬平方公里。此外,原有的灌溉設施也必須有所改進,儘量減少水的蒸發量。但倘若這麼做,無異於重整烏茲別克(擁有一半以上的灌溉地)和土庫曼(經濟上極端倚賴棉業)的經濟,如此大的事,沒有人敢承擔。

而早在七十年代,前蘇聯的科學家就已觀察到鹹海的危機。1988年,前蘇聯政府下令人們提高灌溉設施的效率以增加鹹海的注水量,同時不准人們繼續挖掘渠道。到前蘇聯崩解前,鹹海地區的狀況已開始獲得些微的改善,人們在當地興建新的供水設施、醫院及去鹽化的工廠。但好景不長,蘇聯瓦解後,原有的計劃全面停擺,中亞五國獨立後,各國更開始針對阿姆河與錫爾河的水權問題爭論不休。這些國家中,吉爾吉斯和塔吉克控有河流的上游;而其餘三國(烏茲別克、哈薩克、土庫曼)則控有下游,且在經濟上仰賴這兩條河。

不過,雖然沒有通盤的解決之道,但現今的哈薩克卻已針對鹹海分裂後的北小湖展開可行的拯救計劃。1992年,哈薩克在錫爾河入「海」口建起一道長約16公里的堤防。這道堤防成功地攔截錫爾河的水(約九百萬立方公尺),使之全部注入北小湖。北小湖的水平面因之上升了三公尺,且預計在2025年,北小湖的面積可以擴大到3500平方公里。

然而,這道堤防的建立卻對南大湖相當不利。因為南大湖一旦少了錫爾河的水,其乾涸的速度只會更快。科學家預料,南大湖將會2005年再次分成東、西兩湖。東湖可以繼續接受阿姆河的水,然後勉力維持七千平方公里的面積;但斷水的西湖只能漸漸走向死亡。

不過,對阿拉斯克的居民來說,他們寧可先救活北小湖;畢竟救活一個北小湖總比整個鹹海全部乾掉來得好。更何況,在建堤防前,阿拉斯克每天都得經歷沙塵暴,但是堤防興建後,沙塵暴一星期才會發生一次。烏兒和魚兒也開始回到北小湖生活。因此,儘管拯救鹹海還有很長的一段路要走,但至少北小湖的復甦,已帶給了當地人民些許的希望;他們相信,鹹海終有一天還是會復活的!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