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蘭流域

關於部落格
本部落包括伊斯蘭相關文章、站長的旅遊日記、以及站長所編輯翻譯的書籍介紹。另外亦提供伊朗主要語言─波斯語翻譯、以及阿拉伯語和亞塞拜然語的口譯,歡迎有需要者留言。
  • 14947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法茲魯爾.拉赫曼(Fazlur Rahman),現代伊斯蘭之領航者2-2

一、整理經典之歷史脈絡作為解經之道
法茲魯爾.拉赫曼在英國研讀、教學時,整個學術大環境傾向於實證主義,歐洲本身的基督宗教哲學家從十七世紀的啟蒙時代起,即面臨了存在主義與康德哲學對神學的撻伐,宗教所抱持的基本前提─在沒有考慮到人與神之關係前無法全面瞭解人類─受到了空前挑戰。這種必須找尋證據以證明宗教的存在、以及將歷史的闡述與論證皆歸因於因果論之學術上的爭論也影響到伊斯蘭研究。在此衝擊下,法茲魯爾.拉赫曼所持的態度是既不批判攻擊,也不妥協;他特意去檢視歐洲詮釋學家如伽達美爾(Hans-Georg Gadamer)的闡釋理論,然後將之去蕪存菁地應用到對古蘭經與聖訓的詮釋上。伽達美爾認為當一個人試圖理解一個文本時,其實早就存在著某種先入為主的觀念,而且對其所閱讀的文本也有某種期待,因此閱讀時便會讀出某種特定的意義。基於此,他就進一步利用手邊可得的各種資料與工具去比較解讀、闡釋其意涵,此即理解與闡釋的過程。因此所謂的原初意涵實質上已很難獲致,原先該意涵所出現的歷史情境也當然很難再現,所以人們應該根據現今的情境來詮釋文本,否則很容易落入食古不化之窘境,而導致負面不當之詮釋,形成保守無知的心態,這有如「新蒙昧」(neo-Jahiliyyah)情境。
法茲魯爾.拉赫曼採納伽達美爾理論中的一個重點,那就是歷史脈絡的重要性。他認同真主啟示(Wahy)訊息的下降有其歷史情境存在,他也相信穆斯林對從伊斯蘭本身歷史發展中之一神傳統所承繼下來的遺產瞭若指掌。因此法茲魯爾.拉赫曼主張在當前時刻,應該找出一個適用於全體伊斯蘭社群的新詮釋學立場。一旦一個人認同真主是在特定的時空降下每一段啟示時,也就應該贊成按照不同時空來解釋神的啟示。所以穆斯林學者的任務就是反覆檢視每一段神啟降下的精確歷史脈絡,確定是何種原因促使該經文的降下,如此才能重新將之應用到當前的環境。不過執行此工作的前提是,必須同時對古蘭經的整體精神以及今日複雜的社會有清楚地瞭解。法茲魯爾.拉赫曼曾在一次訪談中表示:
所有古蘭經文的降示皆出於一個具體情境。每當有特殊問題出現時,先知穆罕默德就會有所回應。其回應的背景就含蓋在「神啟的情境」裡。我堅定地相信現代穆斯林必須研究那些「情境」,因為信仰的動力就在那裡。法律背後的基本原理和原因,才是神啟訊息的本質。
唯有當一個人找到「神啟訊息的本質」時,才能「推斷」真主應該希望神啟訊息如何被現今世界所瞭解。唯有不斷地考慮古蘭經文降下的情境與現今情勢,才能找出因應當前問題的解決之道;如此,信仰也才不會是死的、僵化的,而是有生命、往前進之動力的。因此,法茲魯爾.拉赫曼認為人類毋需苦惱古蘭經中一些看似相互牴觸或諱莫難解的經文。他認為人類早已擁有其所需要之全部的神啟,問題只是該如何運用它;換言之,真主降下了所有啟示,但如何將啟示或信仰具體化,以之建立一個理想社會,卻是真主留給人類的任務,也是真主創造人時與人訂的契約及信託。
然而無疑地,這個任務是艱難的;穆斯林社群除了先知領導時期的麥地那以外,幾無任何可供參考之模範。當穆斯林學者們努力挖掘古蘭經中的微言大義,並試圖解釋時,卻又往往出現意見分歧的狀況。但法茲魯爾.拉赫曼認為古蘭經指出的是一個將自由與責任基本價值制定成靈活具彈性的法律導向,若欲對經文有全面的瞭解,就須去探究其歷史背景。伊斯蘭本身既與歷史有關,那麼伊斯蘭的解釋也脫離不了歷史。
二、伊斯蘭法的現代化論述
幾乎所有現代的古蘭經詮釋家都在討論是否要恢復Ijtihad(理性思考、判斷)的原則,法茲魯爾.拉赫曼也不例外。他認為Ijtihad是伊斯蘭詮釋學上所必備的條件,倘若不恢復這個原則,就無法為古蘭經文做出最合時宜的詮釋以因應當今社會形勢。而伊斯蘭世界的發展之所以從中世紀以來就停滯不動,也正是由於Ijtihad原則被摒棄不用,或受到限制:
大部分的現代穆斯林思想家都會責難自十三世紀中以降哈里發政體(Khilafah)的瓦解,以及穆斯林世界在政治上的分裂。但是…,伊斯蘭精神在那之前早已呈現停滯狀態;誠然,此種停滯正是伊斯蘭律法所賴以建立的基礎。
的確,早期的伊斯蘭學者和社群領袖運用相當大的自由與獨創性來解釋古蘭經文,包括以Ijtihad與Qiyas(類比)原則來解釋特定經文,進而解決新的個案或與之前所發生之特定案例相似的問題。然而,因為關於解釋的過程缺乏明確的規範系統,以致早期的法學派有時會濫用此種自由。因此八世紀末,夏非儀學派(Shafi‘iyyah)成功地促使「先知傳統」(Sunnah al-Rasul)取代了Ijtihad或Qiyas,成為解經的一般原則。但是唯有嚴謹地瞭解古蘭訓諭降下的歷史脈絡和背景,然後試圖推斷出隱藏在經文與先知聖行背後的原則或價值,才是真正的解決之道。只可惜這部分從未得到系統化的發展,至少在順尼伊斯蘭(Sunnism)中是如此。
法茲魯爾.拉赫曼更進一步指出,即使學者們熱烈地在討論Ijtiahd原則恢復與否的問題,但都無法跳脫傳統主義的窠臼。因為一方面,他們必須對現代主義者其強行以西方的途徑來解決伊斯蘭問題做出回應;但另一方面卻又欠缺足夠的伊斯蘭學識,以至於所給予的回應不夠澄明睿智。若希冀穆斯林在缺乏堅實的學識力量下,僅憑藉順耳之口號釐清世界問題,那根本是個錯誤。
畢生之重要貢獻
綜上所述,法茲魯爾.拉赫曼在尋求伊斯蘭與現代世界之間的調和時,著眼於古典經訓的詮釋方法論,然後開闢出一條康莊坦途。除了一再強調歷史情境在神啟下降過程所扮演的重要角色外,他自始至終的關懷是伊斯蘭知識及其學術該如何復興的問題。他同意所有穆斯林改革家所說的伊斯蘭已嚴重偏離「正道」的觀點,但他拒絕西方是導致此結果之罪魁禍首的說法。法茲魯爾.拉赫曼相信當伊斯蘭社群無法適當地瞭解神啟訊息的本質與角色時,偏離即已產生了。而導正此偏離的途徑便是回到伊斯蘭傳統中,以新的詮釋方法找出因應現代問題之道;再者是弭平在伊斯蘭中神學與哲學之間的矛盾,採取神學家在信仰上的虔誠與哲學家在知識上的淵博、理性,重振伊斯蘭的智識力(intellectual power)。一旦厚植了伊斯蘭的智識力,穆斯林才有可能建立一個符合真主理想的社會。
而當我們檢視法茲魯爾.拉赫曼本身的學術背景時,會發現他的確如他所主張地厚植其智識力;他盡可能地力求自己在學識上的精進,成為一位真正的博學知識份子。他父親所為他打下紥實的傳統伊斯蘭知識基礎使他具備通曉伊斯蘭法學與聖訓的能力;而他對於伊斯蘭現代主義的研究則令他得以掌握伊斯蘭的活力,以熱忱面對現代性的挑戰;他所受到的西方哲學訓練又讓他接觸到希臘文化對伊斯蘭哲學家與傳統伊斯蘭的影響;在牛津大學的求學經驗、以及長期待在北美洲教學研究,都造就他有大量機會博覽各種文獻書籍,包括形塑西方文化的著作、或西方人和非穆斯林作家所寫就的伊斯蘭研究著作、甚至更廣泛之宗教研究領域的著作。法茲魯爾.拉赫曼決心與自身傳統中之龐大知識遺產奮戰的心靈,早已超越了伊斯蘭與西方之間所存在的隔閡。成功地在順尼伊斯蘭傳統、前進的伊斯蘭現代主義(Islamic Modernism)、以及西方學術間搭起溝通的橋樑,此可謂其第一個重要貢獻。
如許多在西方大學任教的穆斯林學者一般,法茲魯爾.拉赫曼必須面對與非穆斯林溝通的困難。一方面,他必須設法開啟非穆斯林學生的心靈,邀請其進入伊斯蘭的知識傳統中;另一方面,也須同時去瞭解學生的背景與知識環境。此工作任務著實有困難;然而,法茲魯爾.拉赫曼成功地做到了。他採取了跨學科的教學方法;他要求學生必須同時對古蘭經和當代穆斯林國家之政治、經濟、社會及宗教等背景多所涉獵。而此種關於伊斯蘭之全面性、多學科的研究著實震撼了北美洲的學生,使他們願意以宏觀的角度來看待伊斯蘭。他也經常與其他系所的教師共同開課以拓展學生的視野。這些教學方式在在使得從事伊斯蘭研究的學生們重新發見穆斯林經驗的動力。此外,法茲魯爾.拉赫曼的方式也成功地開啟伊斯蘭研究與宗教研究的對話之門;他的學生畢業後皆在伊斯蘭研究中佔有重要位置,且全都孜孜不倦地為推動伊斯蘭研究成為更寬廣之宗教研究學科中一環而努力。法茲魯爾.拉赫曼在教學上的成就,可謂其第二個重要貢獻。
法茲魯爾.拉赫曼的舉止溫文儒雅,伴隨其豐厚的學術知識對北美洲的伊斯蘭研究產生極大的影響。許多原本對穆斯林的行為有偏見的人,往往因為他友善親切的風度儀表而對穆斯林改觀。他溫文和藹的態度與本身對伊斯蘭教義的實踐,也成為對學生闡述伊斯蘭的最佳榜樣。實際上,這些學生經常在這位有教養、對學術知識寬容、令人尊敬的老師身上,感受到具體化的伊斯蘭教誨。此為其第三個重要貢獻。
重要著作
1.     Avicenna’s Psychology: an English Translation of Kitab al-Naat, Book II, chapter VI. New York: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1952.
2.     Prophecy in Islam: Philosophy and Orthodoxy. London: G. Alen & Unwin, 1958.
3.     Avicenna’s De Anima. New York: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1959.
4.     Islamic Methodology in History. Karachi: Iqbal Academy, 1965.
5.     Intikhabat-i Makhtubat-i Shaykh Ahmad Sirhindi: Selected Letters for Sir Ahmad Sirhindi. Karachi: Iqbal Academy, 1979.
6.     Islam. Chicago: University of Chicago Press, 2nd edition, 1979.
7.     Major Themes of the Qur'an. Chicago: Bibliotheca Islamica, 1980.
8.     Islam and Modernity: Transformation of an Intellectual Tradition. Chicago University of Chicago Press, 1982.
9.     Health and Medicine in the Islamic Tradition. New York: the Crossroad Publishing Company, 1989.
10.    Revival and Reform in Islam (ed. Ebrahim Moosa). Oxford: Oneworld, 1999.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